追蹤
Adaptor Revolution
關於部落格
  • 12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Winter Caring

早在數周前Pick-Wei邀約要去做winter caring, 想也沒想的就答應了,只是最近偏偏天氣又異常的冷,說實在的,昨天晚上睡前還是有點猶豫,小小的擔心,然後換來的就是失眠的下場,三點醒來一次,五點醒來一次。

六點半迷迷糊糊起床, 七點出門, 八點開始在DC大街上有計畫的找尋街友, 是個完全沒有體會過的經驗,David提醒大家: 跟這些homeless講話時,必須要放低身體, 注意眼神的接觸要平行,不可以用從上往下的角度去跟他們說話,多一點微笑,多一些關心。

開了大概四五條街,看到一位坐在路邊自言自語的大叔,平常大概就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快步走過,深怕不小心跟他們的多了一分眼神的交集,今天的立場完全不一樣了,手上拿著麵包巧克力餅乾,Victoria主動走過去先跟他攀談,我則是保持著一步半的距離觀望著,他不需要食物,不需要咖啡,不需要毯子,不需要手套,只搖搖手中的紙杯子,示意要我們給他錢。經過的路人都對我們四個投以異樣的眼光,在這個三十度都不到的清早,手上拿著大包小包的物資,圍著一位街友,聽他說著不甚標準的英文。

在當下,我失望了,我對他的反應感到失望,原來食物衣服他都不要,反而用一種半責怪的態度,眼神透露出: 我只要錢,不要用這種虛偽的同情去彰顯你們人格的高貴。我也對我自己失望了,我還是沒辦法放下身段,蹲在地上跟他近距離的講話,整個過程我還是保持著略遠於平常講話的距離,站直著身子俯視著他,我知道這樣不好,但是當下真的很難克服。

回到車上,很快就察覺到自己心理的障礙,告訴自己,不要害怕,去接觸他們,去傾聽他們。

第二個街友,正在屋簷下睡覺,另一個考驗又來了,該不該叫醒他,叫醒後如果他生氣了怎麼辦,叫醒後如果他不領情怎麼辦,跨出這一步真的需要勇氣,兩個女生遇到這種情況也不敢靠近,決定再給自己一次機會。躡手躡腳的走上了階梯,希望自己的腳步聲能吵醒他: good moring, sir, we have some coffee for you.

厚厚的被子包覆著他的全身,突然間他動了一下,我的心臟也用力跳了一下,excuse me, we have some food for you. 等了數秒後,綿被裡的動靜沒了, 我把手上的食物跟咖啡放在台階上,示意他們可以往下一個地方前進。

今天真的很冷,雪開始在化了,風又特別的大。

到了一個公園,我看到有人躺在椅子上,拿了食物咖啡先下去,這次是兩個中年黑人,一看到我就直直的朝我走過來,有了前兩次的震撼教育,這次我鎮定多了: good morning, man, how are you? 握手,幫他倒了一杯咖啡,遞給他兩塊麵包, 蹲在他身邊,聽他說他的故事。他說他十七歲就加入美國海軍,二十一歲就被派到東南亞打仗,我想應該是越戰吧,去過菲律賓,泰國,香港,馬來西亞,然後就直接問我是從哪裡來?

台灣,在中國的東南方,菲律賓的北方,香港的旁邊。

跟他的對話很難繼續下去,因為他前後一共問了我五次以上我從哪裡來? 我也很難從他的話語中得到太清楚的邏輯,但是告訴自己要保持微笑著。另一個略年長一點的黑人比較沉默,他說他爸爸是個中國來的工程師,他本身有MD學位,當過醫師。這樣的對話也很難繼續下去,說的每一句話都要很小心,深怕傷了他們的自尊心。

他們主動跟我們要毯子外套及圍巾,從車上拿下來給他們後,自然是一陣的道謝,令人驚訝的是,這些不是要自己用的,而是給他們的朋友,老黑人帶我們到對面的另一張長椅,我才驚覺到原來這裡還有另一個人,他說這是一個日本homeless,昨天晚上喝醉了就直接睡在冷冰冰的公園地上,他們兩個合力把他扛上椅子睡,還跟他一直講話到半夜一點半,不然昨天晚上他就凍死了,這些毯子是要給他蓋的。不管是真是假,當下真的覺得人性是光輝的,赤貧的遊民也會互相幫忙,在天寒地凍的環境下一起求生存。

只是今天真的太冷了,我蹲在地上陪他們講二十分鐘的話,兩條腿跟耳朵都已經冷麻了,全部的行程才剛過一半而已。跟他們最後的握手,道聲保重,希望他們的朋友今天中午過後會舒服點。

往前開到最後的集合點,也是個讓人很吃驚的場合,因為有當地的教會來發放物資,整個公園到處都是街友,一下車看到你手上的東西,直接問你說這可不可以給我,剩下的物資一下就發完了,只是當你瞬間被四五位街友包圍住的感覺,內心還是有點恐懼。

十點半,活動告一段落了,包括我,一共八位志工都覺得今天的活動很成功。

原來這就是分享帶給你的喜樂,原來人家說助人為樂的感覺就是這樣。

上人說: 要記得貧窮並不可怕,只要我們願意付出,貧窮的人也可以幫助人。

箴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