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daptor Revolution
關於部落格
  • 12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傷兵日記 V

二月中被告知要延後畢業,簡單的幾句話,一個不怎麼讓人信服的理由,換來的是未知的規劃。

實在是很難讓自己開心起來,在這樣身心俱疲的情況下,白天忍著腳痛認真工作,希望投出去的paper能快點被接受,坐下來時要抓緊時間繼續寫第二篇的草稿,還有不知道甚麼時候才能再浮出檯面的論文。晚上一個人靜靜的躺在床上,好多次都不想承認自己的腳受傷了,不想承認要去開刀了,但是那深處的痠痛清楚的提醒你,跟醫生的對話一次又一次的在耳邊低喃著。

房裡的燈熄了,有種萬念俱灰的絕望感,人生第一次有這種感覺,現在每每回想起來都還是覺得很難過,反覆著問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卻找不出一個答案,很排斥這段經歷,卻又覺得這是一種挑戰,要面對它,要跨越過去,加油!

妥協了,約了4/20的committee meeting,等於間接放棄了今年暑假畢業的計畫,手術約在4/28,過了一週等心情沉澱下來後,打電話跟明烈爸維華媽講手術的事,聽不太出來他們的情緒,這樣也好,就這樣一個人默默的走過這個低點,將來想要選擇性的淡忘也會簡單一點。

手術前兩天,知道我要動手術的CK特地過來找我,說了一下他當時的經驗,告訴我麻藥醒來後的感覺,強烈建議當天一定要有人陪,其實我在心理上是已經自我武裝好了,回到家後的動線,家裡的一些擺設也都已經佈置妥當,但是CK陳述在醫院裡的情形,還是讓我改變了決定,果然事後證明人是不能太逞強的。

手術當天,出門前再回頭望一下小破房,想著晚上回來後就是拄著拐杖了,外頭下著一點小雨,有點涼,報到,留下個人基本資料,然後就是數分鐘的等待,叫號,換衣,這時候被帶到準備室,對面椅子坐著一個中年的白人婦女,右前方坐著一個老伯伯還有陪他一起來的家人,在這裡,臉上的不安是唯一的共通。

一位亞裔的中年醫護人員這時候走了進來,要我再留一次個人的病歷資料,順便跟我講解等一下去樓上開刀房的所有程序,會先麻醉,醫生會在我的腳上簽名,開完刀後會在恢復室中自己醒來,然後問我有沒有人陪你來?必須要有朋友開車來載我,不可以自己叫計程車!直到這時候我才發覺有CK陪同是正確的。

正面仰躺,空氣中瀰漫著一點點未知,進了電梯,聽著滾輪在樓層間呼隆行駛過,準備室裡有一位男護士已經在等我了,左手背被扎了一個洞,然後四位麻醉師就進來了,一陣帶黃腔的閒聊後,開始在測試我的麻醉劑量。

10:40

在我還有意識之前最後看到的時間。

然後就是一陣長長的昏睡,就是那種很深的睡眠,整個人的重量像是被剝奪了一樣,在這個四面泛白的空間裡被叫醒了過來。

CJ, surgery is done. you are doing well. good job!

剛剛那個年輕麻醉師把我叫了起來,大家過來拍拍我的頭

am i doing really well? 雖然知道一定會是個非常正面的答案,但還是忍不住問了。

然後又陷入長長的昏迷當中

大約快兩點的時候被推出恢復室,聽著病床的滾輪聲又出現在樓層間。

出電梯,看到了CK,他給了一大大的微笑跟高昂的大拇指。

這就是動手術的感覺, 現在回想起來已經有點陌生, 像是在迷宮裡捉不著方向一樣。有人在黑暗中點了一盞燈, 而你就像隻飛蛾一樣被帶到另一個世界, 直到眼前的景象再度被聚焦, 直到身邊的語言再度熟悉, 珍重自己的身體, 珍重自己的健康!

復健又是另一個開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