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daptor Revolution
關於部落格
  • 12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02202010 - the best weekend


寫在文章的前頭, 我必須承認自己現在真的有點六分醉了, 或許是七分, 不過我還是平安的走回到家裡, 洗完了澡, 乾乾淨淨的坐在電腦前面, 用著自己僅存的三分理智, 努力的把這兩天的事情紀錄下來, 然後我知道若干年以後, 或是數月以後我再回來看到這篇文章時, 一定會覺得自己瘋了, but, who cares if nobody cares about you, why should you care yourself, just go crazy!!!!!


發生在數周前, 當我知道TB要去開會時, 已經開始密謀到時候一定要背著他搞一攤, 其實當初不是很想這樣作, 因為善良的蜜雪兒一直覺得這樣很缺德: you guys should invite him together...但是在看到上禮拜五他發的喪盡天良郵件後, 一時火光, 我就決定不理他了, 當下的我反而開始期待著這報復的因子開始萌芽, 當你的PI遠在加州開會的時候, 身為大學長的我, 卻半強迫的把實驗室拉出來趴梯, 可惜的是我還是太孬, 狠一點應該要半在裡拜一才對!


計畫確定好了之後的昨天心情一直很亢奮, 但是生理上卻有點力不從心, 禮拜五一整天都像是電池用盡一樣的無力, 即便躲到圖書館裡也是一樣的無神, 總是在這時候一些亂七八糟的回憶會趁機侵入到你的腦袋, 當下有點無法窒息, 又不想顯得自已過分懦弱, 就在這時候廖望同學在四點半時發了封短訊到給我: At hutch gym right now. Come! 說實話, 廖望同學除了長相衰了一點, 嘴巴不老實了一點, 然後又帶著點華頓學生應有的心機跟世故, 除了這些之外, 也算是個好人一枚, 他敢約我我就敢去, 到了球場之後, 這傢伙果然如我所料把最難守的一位白人弟兄交給我: CJ, i know you can take good care of him! 接著就是一陣短兵相接, 理所當然我被這位20郎噹歲的白人小弟弟給吃的死死的,然後不甘心的我在抓準了時機的情況下賞給他一個火鍋,  偏偏用力起跳後在落地的同時我發覺我的腰閃到了, 然後在大家為你呼喊: yo, CJ! 的同時, 我真的痛的想趴在地上, 當然最後還是撐著把這場game to 11 的比賽給打完, 但是當回到實驗室, 身體冷下來之後, 我才驚覺原來我的腰已經不能彎了, damn!


接著就是四個小朋友從NYC過來拜訪我, 上一次有台灣朋友來找我已經是一年半前的事了, 所以不管怎麼樣禮拜六一定要空出來給他們, 拖著我閃到的腰, 快速的清理一下自己的房間, 學弟妹到了之後很自然的講著這裡的生活, 然後聊到大家當初申請出國的經驗, 可以感覺得到他們的沮喪與無力, 我只好回復到我很不喜歡的學長身分跟他們分享當初剛過來時的歷程, 希望他們好好努力, 不要輕易放棄, 大概是太久沒見面了, 一路聊到半夜一點半, 整個人開始有快不支倒地的感覺, 就躺在剛鋪好的地舖上, 腦袋中突然想起上一次睡在我家地板是八個月前的夏天, 那一瞬間, 好像武裝了一世紀的堅強就在瞬間潰堤, 開始無法跟他們對談, 腦袋裡畫面不斷湧現, 話語成針刺在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能做的好像只有祈禱疲累跟疼痛將我帶離這個無盡地獄


今天醒來後, 還是活力十足的當起了導遊, 學校校園, 古蹟, china town, reading terminal market, city hall, 這些必攻景點一個都沒錯過, 每到一個地方, 總會問不禁自己, 這會不會是自己最後一次來到這裡? 下一次再到這裡又會是多久以後? 人生有太多這樣的問題可以煩, 簡單的一句:不要想太多, 總是能輕易的打發一切


送走這些小朋友後整個人已經快虛脫, 但是今天的重頭戲才要來, 在坐地鐵的過程中一直很擔心大家會不喜歡我選的餐廳, 還好一切順利, 我喜歡跟David 喝酒的感覺, 他總是用一貫的半開玩笑歧視亞洲人的口吻: CJ, don't drink too much, dont forget you are asian. 然後蜜雪兒總是會站我這邊的說: show him, CJ! 喜歡看大家笑在一團的感覺, 好像身體的疼痛跟皮勞都被麻醉了, 然後可以自以為是老大一樣的要大家配合我做一些白癡的事, 用著破破的英文說笑話, 有時候更只是傻笑著, 回程走在今天白天才逛過的市中心夜裡, 跟著一群小我將近十歲的小鬼頭, 說著低級的黃色笑話, 混著一點嘶吼跟尖叫, 我覺得又回到了真正的我, 年輕又多了點叛逆, 在這個沒有人認識你的夜, 沒有人知道你的城市


我瞭解明天早上起來之後, 理性跟責任會把這一天半的歡愉通通拿走, 然後毫不留情的給予我身體上的逞罰, 那些曾經發生過的畫面, 你越是想自私的保有他, 自以為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藏在你生命的刻痕上, 卻總是逃過不過上帝, 你藏的越深, 當被連根拔起時的殘酷, 只能低頭窩囔的繼續填補, 然後被動的等待下一次不自覺的觸動, 拔起, 填補, 直到完全累了, 讓一切風化


but, who cares if nobody cares about you, why should you care yourself?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