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daptor Revolution
關於部落格
  • 12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committee meeting - 見山不是山



       我還記得剛來時, 在房間牆上會貼著自己給自己近程, 中程, 遠程的目標, 比如說: 月底前要把Cell Bio的前兩章念完, 這個學期末前要學會用Matlab, 明年的暑假至少要準備開始寫paper, 然後事情發展的過程往往是只有前兩個達到, 那種年度大計畫或是未來長遠的規劃, 不知不覺就在每天的實驗室生活中過去了, 但弔詭的是, 如果我們把基本功都練好了, 知識涵養也日漸豐富了, 為什麼感覺還是離科學有一大段距離呢? 我就像是茫茫書海裡的小書僮一樣, 自己總是追不上這個領域的進展, 挫折感也越來越重, 信心也越來越弱


       在言談中, 我常會不經意的說: 這個觀念博士班應該要懂吧, 一個來美國念phD的學生, phosphorylation, biotinylation 這種自己領域內的字詞應該要念得很順吧, 你的儀器壞了, 光學桌歪了, 自己應該要會修吧, 每天不花個10小時在工作上, 你怎麼跟你題目培養感情? 我是這樣期待我自己至少要達到這些最入門的功夫, 而對周遭的朋友我也是用這樣的標準去看待他們, 這種形而外的技能(稱不上是知識), 如果我們都還不能夠做到的話, 以後大概也別想在科研上混出名堂了...


       以上兩段是我前幾年略嫌狂妄的自我要求, 這種見山是山的衝動, 想到甚麼就說甚麼的幹勁, 其實有時候還是會跳出來刺激自己, 但是隨著在這個圈子的時間越來越久, 看過的人也越來越多之後, 這半年以來自己的心態又慢慢跳脫到另一種見山不是山的角度, 科學真的不是比誰用力, 比誰工作認真, 比誰英文講得好, 比誰懂得多, 這麼膚淺的評判而已, 小弟因為老闆還很資淺, 常常要負責接待來系上演講的教授, 這種陪吃飯的飯局在學期中平均是一個月一次, 所以累積到現在, 我大概已經跟超過10位以上的教授, 在正式或非正式的場合吃過飯了, 這些人清一色都很牛! 當然個性的差異很大, 楊浩是一坐下來就開門見山的說: tell me what you guys are doing in lab ! 另一位UCB的帥哥則是很不吝嗇的分享他整個家族的豐功偉業, 而Ray 大概是我見過最誠實的PI了, 他說: 有一天, 當你的學生對你說這是一個很笨的實驗的時候, 這代表這個學生已經可以畢業了(真是說出我的內心話啊, 偶像!!)  在跟這些未來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吃飯時, 我會選擇坐在一個側邊非正面的位置, 用仰角45度的方式觀察, 我喜歡看著他們說話帶著自信的樣子, 在那短暫的一瞬間, 會讓我有把影像重疊的美好錯覺  聽著他們訴說著自己在這個領域的奮鬥過程, 你才會更深刻體會到, 原來要當到一位名校的教授是這樣的漫長跟艱苦, 而在故事背後, 他們給你的答案卻都是一樣的 ...


       本實驗室有兩位工作狂人, 一位是我老闆, 一位是坐在門口的實驗室電話管理員, 這兩位弟兄每天都是12小時以上的工作時間, 對, 是工作時間, 不是只有待在實驗室的時間, 在他們的生命中, science == life, 個人的生涯規劃通通都是建立在science之上, 世俗的眼光對他們來說並不重要, 所以我前兩段那些形而外的標準或要求, 對這些科學家來說只是每天重複的訓練或工作而已, 但並不是說他們就一定樣樣精通或是反應過人, 而是他們不會因為達到這樣的要求而自滿, 或是因為作不到而感到沮喪, 他們是在用整個生命看待他們作的研究, 在過程中, 也許會有些許漣漪或起伏, 但如果拉長, 對人的一生來講, 這些技能你遲早都會學到的, 用這種條件來評判一個人似乎略嫌膚淺, 現在不懂不代表明天不懂, 明天不懂不代表以後就不會, 真正有心在這個領域裡面的, 時間對他們來說永遠只是配角, 重要的是熱誠還有那一股咬牙的勁! 


       科學應該是一種生命的態度, 那種誓要過五關斬六將的勇氣, 還有擇善固執的堅持, 看得到的知識技能, 累積出來的能量, 給人自信而從容的態度, 只是在追求過程中的水到渠成, 真正的決定因子, 還是要回到最原始本能的衝動: 對科學的熱愛, 這才是王道...


       我總算把這篇網誌寫到連我自己都看不懂的境界了, 不過這大概就是現今最好的寫照了吧, 當你在追求一個未知領域的時候, 事實上你也是在探索你自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