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daptor Revolution
關於部落格
  • 12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振作

       雖然早知道每次去醫學院回來後心情都不會太好, 雖然知道去了又會遇到我在醫學院的老闆, 雖然知道我根本就只懂一些immunobiology 的皮毛, 唉, 人賤就是會給自己找事情做, 高估自己的斤兩, 然後再預期自己能夠克服, 根本就不清楚認知與能力上巨大的差異, 然後這骨子裡的落差就會重重的打在自己的腦袋上, 那怕是雨後放晴的天空卻總是看不到自以為該出現的彩虹. 
       看著街上的各色人種, 是很想大喊一下, 反正大家也不認識我, 一瞬間腦袋又被剛剛發生的事情所佔據著, 像是DVD一樣的快轉倒退: 從去年第一次單槍匹馬硬著頭皮找Gary 談, 然後緊張的連自己從哪來的都說不清楚, 費盡心力的把自己一些想法用簡單的話表達出來, 只覺得這是我唯一一次機會能夠找醫學院的老闆談了, 不能也不許失敗, 十分鐘會談結束後, Rebecca 給了我一個甜美的微笑, 然後把實驗室的鑰匙給我並跟我約下一次做實驗的時間, 我手拿著black key, 然後Gary 對著Rebecca 說: he will spend his phD with you...在那個當下, 內心是激動不已的, 出了BRB2後在第一時間打給沛璇, 跟他說我找到一個醫學院的老闆了, 那時的喜悅跟興奮現在還依稀記得, 這種感覺也一直刺激著自己, 一定要好好拚, 好好證明給別人看.
       到底要證明什麼? 一個人的動機可以反映他在這件事可以走多遠, 如果當初我的動機只是想證明什麼, 這麼薄弱的理由在外在競爭跟內心自尊中很快就被湮滅了, 然後就變成了恐懼, 轉化成自卑, 陷入無止境的循環, 眼前的一幕定格, 我看著自己在近與退中徘徊, 腦袋裡想著前幾天跟Mike 聊天的內容, 再想到今天蓋伯上課的樣子, 突然覺得他很巨大很了不起, 翻著他去年十月寫的proposal , 在他學經歷那幾頁特地多看了一下, 我對眼前這個曾經不是很想要去了解的大陸籍教授突然有了種敬佩的感覺, 就這樣一步一步的慢慢往上爬, 然後今天可以坐在這裡跟我們說他錢是怎麼拿到, 再想到張佬發生的那件事, 頓時覺得蓋伯真的很了不起, 那我又算什麼呢? 讓這種咬牙的堅持烙印下去, 你不是孤獨的, 因為你還有你自己.
       深呼吸一口氣, 閉上眼去感覺自己, 擁抱悲傷, 讓他直達你心中最深的地方, 然後, 放開, 可以了, 下一秒開始我又是昨天的我, 那個對自己自信滿滿的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